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

梦回清河 20-

时间:2021-04-05 来源:芙蓉国文学网
 

舅母、国一和茵如送我们回青河。离开王新塘时大姨不肯见我们,所以我们从小阿婶家直接走的。到林家桥,大家都到贺家歇了一夜,主要是因为舅母要向贺家借钱。茵如的喜期将近,而大舅做生意的那家南货店在不久前关了门,大舅失了业,一时没有进账,在上海做些零碎生意,也赚不到钱,又不敢将实情告诉外公、外婆,所以特地从上海写信要舅母去向贺家先挪点款,舅母就藉着送我们为名,使外公、外婆不起疑心。贺家近年景况也不太好,但因素来和林家交情深,就借了。
  到青河是第二天的傍晚,房子已在头一天通知住在后屋的皮匠老庞雇人打扫过了,所以很干净。花坛里的牡丹,开过了又谢了,撒了一坛花瓣,枇杷也结了果,累累实实的一树,可惜我们都没有小时的闲情,争着上去采摘了。只有在晚饭后,大家闲坐在天井里聊天时,国一跳上去摘了一串下来,给我和茵如。枇杷还没有熟透,甜中带点涩。
  阿姆躺在长藤椅上,拿了一把蒲扇有一搭没一搭的摇着,眼睛机械地跟着一个萤火虫飞,舅母坐在藤椅旁一张矮凳上,膝上坐着小梁,拿着他的手,和他小声说着话。她是一个细心人,不肯随便说话,心里明明知道阿姆目前最需要的是听别人几句安慰的话,她却是不讲,生怕说得不对反而触到她伤心处。阿爸已在吵架的第二天在镇海找到翠姨两人双双回上海了。临去时,他回王新塘把他自己所有的东西都理去了,临行没有向任何人道别,只对我说家里生活费用不必担心,他会按月寄钱回来的,说完就扬长而去。我现在对他只有一肚子的鄙视,连气都不气了。只是想到过去我和他的接近,好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事,不免有点心酸。他是我第一尊偶像,如今不但倒了,而且跌得粉碎,这种幻像的破灭,在我正在成熟的心理上产生了一种极不好的效果。
  大人不说话,我们也静悄悄的。我一面吃着枇杷,一面对国一望着,他比从前瘦了点,人也沉静老成得多,我回王庄后到目前为止,还未曾有过机会与他单独在一起,心里不知有多少话想对他说,希望他不要因为阿爸的关系而对我冷淡了。
  阿姆和舅母坐了一会儿,回房睡觉了,我巴望茵如赶快吃完也回房去,她是十足乡下人,晚上睡得很早的。可是她却慢吞吞吃着,毫无睡意,我心里焦急,就对国一使眼色,意思是要他叫她去睡,她对国一是言无不听的,国一看见我挤眉弄眼努嘴的样子,先是摸不着头脑,后来懂了我的意思,就禁不住笑出声来。
  “什么,阿哥?”
  “何必一边吃一边皱眉呢,看了滑稽。怕酸就不吃好了,给我,你去睡吧。”
  茵如把剩下的一天津哪些医院治癫痫病串给了他,起身到缸边舀了一木匙水冲洗了手,拉下搭在凉杆上一条毛巾,擦干了手,又回来坐下了,“还早,我还要坐一下。”她这个人是愈大愈不乖觉了。国一也没有再催她,吃他的枇杷,我心里发烦,就恶声恶气的说:
  “你在王新塘不是睡得很早的吗?”
  “在那边因为没有人可以讲讲话,只好睡觉,现在有你们在,就不想睡了。”
  “你们要在这里住一阵的,还怕没有时间和我们讲话吗?何必牺牲睡眠呢?”
  “谁说我们要在这里住一阵?”国一抬头问。
  “我这样想,反正回王新塘也没有事嘛。”
  “不行,我一本书都没有带来。”
  “我也不能久住,还有好些针线没有做呢。”
  忽然我心里浮上一阵悲哀,小时在一起玩的那种无拘无束的生活,犹在眼前,而我们都已长大了,各人忙自己的事,顾自己的事,有各人自己的心事,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的接近了。茵如出嫁在即,而嫁的不是她童年的新郎,定基。我和国一虽然还在一起,而且默契仍在,但我心里知道一切将有变迁了,这正像看见天边有聚集的黑云而知道天气即将有变化一样了然。
  “茵如,你先去睡,我要和国一谈谈。”我只好不客气他说。
  茵如有点吃惊地看着我,然后就服从地站了起来,她脸上的表情很可怜,带点寂寞,被人关在门外的那种寂寞。我立刻觉得有点不忍。国一和我,都是她心里喜欢的人,她要和我们在一起,是极自然的事,尤其是她不久将出嫁了,嫁到一个陌生的村子里,嫁到一个陌生的家里去,像她这样忠实无主意的人,必定抱着一种极度恐惧和不安的心理在等待着,她和我们在一起就有一种有依靠的安慰,而我这个自私的人,连这一点安慰都不肯给她,连这一点毫不妨碍别人的欢乐都不肯给她得到,真是残忍极了。换了一个人,必定会恨我的自私,但是她心太软,人太好,她不会恨别人,只会可怜她自己。
  “没有关系,茵如,我开玩笑的。”我不自然地加了一句,顺手去拉她。
  “我是要去睡了。”她已移了一步,走开了,“真的有点困。”她故意把嘴护了打个呵欠。
  我咬着牙恨自己,却由她走了。
  天井里只有我和国一两人相对时,我立时觉得很窘,空气紧紧压着我的胸,我想和他谈阿爸,怕他不能了解我;我想和他谈美云,又怕他误解我;我想和他谈我和他之间的事,更觉难以启口。很不自然地,我站了起来,把藤椅往他那边移一移,半害羞地把头枕到他手臂上,一手抚摸着他手指缝间的疥疮疤。 梅州市癫痫病的治疗费用是多少r>   “那些日子真不好过,看不见你。”
  他没有说话,用另外一只手玩我的头发。
  “你有没有想我?”
  “当然,傻小娘。”
  从前每次他从乡下回到学校,我也问这种肉麻的话,他每次都不回答我,只是将我一把抱起吻我一阵,算是他的答复,我虽觉得很满意,但心里却觉得他有点过火,现在是他没有这样做,倒又觉得很失望。
  “国一,你不会因为阿爸的事,看不起我们吧?”这句话是我在吞咽了不少骄傲的唾液之后,才问出来的。
  “怎么会看不起你们呢?我倒觉得小姑很了不起,处理得这样安静大方,换了大姑早吵得人仰马翻了。”
  “我也觉得阿姆相当勇敢,我将来能有她一半好处就够了。”
  “你考得怎么样?”他忽然换了个话题。
  “还不知道,大概不会留级,怎么?”
  “就是问问。”
  “你还是想去补考?算了嘛,再读一年高三,我们还可以有一年工夫在一起,你反正上学上得早,也不怕耽误一年。”
  “不,不,那个鬼学校,要我再待一年,我会发神经病的。”
  “为了我,都不行?”我抬头看着他的脸。
  他倒没有躲开我的目光,不过星光太暗,他的眼睛又不大,所以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他带点笑意说:“怎么,和我吵架还没有吵怕吗?”
  “两个人要好,才容易吵架,对不对?而且,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以后再也不和什么人吵架了,没有想到架吵得大了,会到那种可怕的程度,像阿爸那样凶暴,简直是太可怕了。”
  “事情都过了,还想它做什么?小姑预备怎么办?”
  “不晓得,阿爸既然已经走了,我们大概暂时在这里住一下。”
  “小姑不是要和姑丈离开吗?”
  “现在不是已经离开了吗?”
  “我是说脱离关系。”
  “那我就不知道了,也许阿姆是一时伤心说出来的。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希望阿爸自己后悔,跑回来向阿姆道歉。”
  “要我是小姑,就不接受他的道歉,离开了事。”
  “你真的这样想?我当然也觉得阿爸很不好,很不应该,不过,要是他们真的离了婚,我恐怕就要跟阿姆离开这里了,也许,我这一辈子都看不到你了,所以我还是希望他们能够讲和。”女孩子在十六七岁时,别人眼红她们的青春,但她们本身却都是痴笨得可怜的傻虫。
  “你完全是自私的想法。”他拧了我一下脸颊说。
 沈阳看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你难道就舍得离开我?”我乘机说。
  “当然不舍得,不过,我们都还年轻,离开几年有什么关系?”
  “你真的这样想?万一你或我变了心呢?”
  “不管怎么变,我们都是表兄妹,对不对?”
  我一时无语以对。虽然在我们的恋爱过程中,我们彼此从不曾讲过“我爱你”这三个字,但在我们的举止表情上,则是充分表达了这份情意的。而且不管在学校或是在家里,大家都公认我们亲密的关系,像他现在这样闪烁其词的确还是第一次。
  他有点觉得我的恼怒了,就把我的头挽到他胸前,柔声说:“你何必想得那么远呢?我们有整整三个月的暑假在一起,任何时候都可以谈将来的事,何必忙着今晚决定呢?”
  “三个月加一年,假如你决定不去补考的话。”
  “补考一定要去的,无缘无故耽误一年太可惜了。”
  “嗳,想起来了,你为什么不在这里住三个月呢?我可以管制小梁不来和你捣蛋。”
  “算了,你还怕小姑不够烦吗?”
  “你在这里,不但不会加她烦,反而可以解她的烦,你是她得意侄子,难道你自己不知道?”
  “总是不太好,家里只有我一个男丁,我不在,万一有什么事,什么人担当?阿爷现在是百事不管的,而且,阿婆三个月不见我,又要聒噪姆妈了。你可以到王新塘来住,倒是真的,小姑这里反正有阿歪嫂,不必靠你。”
  “大姨不会欢迎我的。我去,自讨没趣。”
  “咦,你来看我们,又不是去靠她,怕她做什么?”
  “倒不是怕她,只是她冷一句,热一句说起来,叫我耳朵发炎。”
  “你不去听她就是了,她就刻薄在那张嘴上。”
  “嘴!她的手还不够狠吗?几次三番,把美云打得不成人形。”我是故意把话引到她身上的。
  “她现在侍她倒是好多了。”
  “你怎么知道?美云对你讲的?”
  “我在家里住了个把月,难道看不见?”
  “她怎么忽然发了慈悲心了呢?”
  “什么慈悲心,还不是见了钱就眼开,你晓得吗?过阴历年美云的嫁妆费就可以拿到手了,听说其中有一批是首饰,她和美英三姊妹平分的,大姨就想把首饰弄到自己手里。”
  “哦,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她要在年底前想把美云嫁掉呢!嫁掉的话钱归男家。”然后抬起头,我看定了他的脸说:“祖善讲大姨预备把她嫁给马浪荡,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
  “什么!”他大吼一声原发性癫痫治疗方法有哪些,差一点把我的耳膜都震破了。
  我坐直了,把他推开一点,对着他的脸,冷冷说:“美云又不是茵如,要你这样着急做什么?”
  “我不相信祖善的话,美云是一个人,又不是一件物品,由他们这样随随便便推销掉?还想把她塞给那个姓马的,哼!王新塘的人哪个不晓得他是大姑的姘头;大姑不但色迷了心,还财迷了心,真是不要脸!怪不得呢,现在她每次打牌,总是把美云拉去凑一角,或是代大姨打,姆妈前两天还在说,大姨待美云好了,大概是良心发现,我就觉得这其中一定有鬼!”
  “咦,这只是我听见的谣言而已,你何必就急成这副样子?”
  “我急什么?不过这种事情听了叫人生气就是了,你难道不气吗?美云也像我们一样,有血有肉的人,大姑夫如果在世的话她不是也和我们一样进学校,开开心心的做她的小姐吗?怎么会被人看成连佣人都不如呢?现在眼看她有了钱就可以出头了,居然还想害她一辈子,把她嫁给姓马的那个流氓,大姑也真是太没人心了!”
  “没有人心有人心,她总归是我们的长辈,是美云的继母,她要把美云嫁给姓马的姓牛的都是在她的权利之内,不干你我的事。”
  他的本性立刻显露出来了,瞪着一双眼睛说:“哦,原来你是这样虚伪的,可惜美云上了你的当,一直把你当一个同情她的朋友!你不是答应过她,将来我和你两人要帮她逃出这个火坑吗?”
  “谁说的?”
  “她亲口告诉我的。”
  我冷笑一声站起来了,“她倒是对你说了不少话,嗯?还说了什么?就凭这一点,我就不高兴帮她的忙了,你本事大得很,你帮她好了。”
  “我当然会帮她的,你等着看就是。”他也站了起来。
  “我当然等着看,有戏看不用等你请!”我带着恶意,冷笑了一声,就冲进客厅去了。
  舅母他们在我们家一共住了一星期就回王新塘了。走时我牵着小梁,一直送他们到桥头。茵如问我什么时候去玩,我先不回答,只顾去看国一,他故意蹲下去和小梁玩,我就没有话说。等他们走远了,拉着小梁就回家了。太阳刚出来,直照入我的眼睛,痛得眼睛出水。
  茵如回过头来大声说:“过两天就要来的啊,定玉!”
  我僵着脖子,硬是不回头。
  过了两个星期,我实在忍不住,终于带着小梁去了,因为是临时决定的,所以也来不及通知茵如。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