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香如故——段家军先生长篇乡土小说《白马河》赏析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芙蓉国文学网
 

与家军相识于南开大学,时令。

几位文友在南开大学范孙楼推盏言欢,家军便在其中。人看上去忒憨厚,偶尔露齿大笑,笑罢低眉俯目,隐隐露出小不忍则乱大谋的机智和聪敏。

在家军的叙述里,我们容易发现一种的张力与命理,它与乡土更似于一种生态依存,好比地里恣意生长出的藤和蔓。让人遐想。

一部作品一经生成,就自有了命运。而命运只有在回顾中,才能看清其本来面目。家军新作《白马河》读来很痛快。其文字平铺出的意境,是不安的,缓慢的,动态的,无羁的。

这恰恰暗合了乡土一贯的表情。( 网:www.sanwen.net )

乡土的广袤、包容、深沉和悠远,从作者乍一落笔,便迫切地表现出来。每一个文字符号,扭动起来,都是一曲朴素暖人的乡谣。

当下许多作家在创作农村题材小说时,很多是讲述“的乡村”,而不是直面当下的农村生态,似乎更善于从一些老古董、老传说、老历史中才可以发掘对于民族的审美需求。

家军则不然,作为新时代的一名作家,他的《白马河》取材于他最熟悉的乡土。他不仅知道写啥,而且知道咋写。他善于平平实实地讲述本土人物的生活故事,揭示人物性格命运及其成因。

在其多年的小说创作中,家军坚持一贯地记录变化着的乡土生活,为他身边的乡村小人物画像,他仿佛就是一位专门给各色人等画素描或速写像的民间画师。对他来说,真实的故事就在身边,融入了,不需要挖空心思去想,也不需要故弄玄虚、夸张想像,信手拈来,便成情趣。加工提炼,只是将头脑里发酵的故事按照命运铺排的逻辑重新组排一下,与人物命运的轨迹、心理轨迹相吻合,与本土社会生活的逻辑相吻合。

所写的不一定是社会生活中真实发生的事,却一定是当下生活完全可能发生的事。因为熟悉,因为挚,因为胸有成竹,虽然平实地讲述着,却讲得非常真实、非常生动。因为真实、生动,读者在阅读中,也能依据对当下社会生活的认知程度与个人对命运的理解,复活场景、人物,理解人物命运及其成因,从而发出会心一笑和由衷感叹。

家军的《白马河》虽是以自然主义的方式讲述故事,但文中内容环环相扣,极像连环画一样,一个情节接着一个情节。小说共用129个小标题下的片断串连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这种叙述,是典型的量力而行,适可而止,当快则快,当慢则慢。

更为喜者,小说明显有赵树理小说的影子。

家军的无意之举,却触及到文艺“为谁服务”与“如何服务”的重大命题。而这个问题,却是当下众多作者所经常忽视的。在文艺受众人群分层愈发明显的当下,文艺作品“为谁服务”和“如治疗癫痫的仪器何服务”的问题,应该引起众多作家的高度注意,

乡土,传统定义其发轫于五四,30年代始被鲁迅正式命名。

鲁迅在阐释乡土文学时,曾举例勃兰兑斯主张的“侨民文学”,意即身处异地隐着乡愁的泛文学,即乡土文学。但,这种怀乡的文字叙述,常常因杂入个人,使乡土被过誉美化。

后此概念渐被衍生,发展至今,凡写意乡俗描述乡村的文字,一律被兼包并蓄为乡土文学。乡土小说,系乡土文学一脉。在绵长的发展期间又受政治语境困扰,有了、寻根、写实、先锋等小说派系的渗入,难免参差。

每个时代都有对乡土小说过于暧昧的表述。

在地域性、风俗以及文化性格阐释方面,乡土小说的土壤从来是肥沃的。它扎根大众,深泽故里。这种延续,在某种程度上,正契合了乡土小说繁衍的本愿。

谈到乡土,家军很深情,仿佛叙说的已不是某种文体架构,而是在谈爱人。由此,我确信,深爱乡土小说之人,也是厚敛细腻的。

家军曾言,我的根就在的白马河里,只有白马河的香气才能触发我的创作灵感。我进入写作的时候,那些鲜活的人物和场景便会扑面而来。是白马河的让我的小说有了灵气,是白马河的故事让我的小说有了味道,是白马河的人物让我的小说充满了活力。

正是这种乡恋情结,使家军的小说充满正义美感。这包括对故土的执恋、对人物的关爱、对判断尺度的捏拿、对风情美人性讴歌、对道德底线失落的愤慨和批判、对不良风气的讽喻、对受挫回头的接纳。

这种美感,是故土的赐予,是家军的自觉,也是作品中人性美的集合与上升,从而使作品上升到当代乡土小说的应有道德价值面,唱出当代乡土小说的正义之歌。

这一切的一切,都源于他对故土的挚爱。

家军长篇《河畔人家》与这部《白马河》同为乡土小说,这种类型小说文本的创作,无疑需要作者相当的勇气与才情,以及超越内心的顽强突破感。而在表达经验阅历外,语言情节时空的集体亮相则是成就小说的重要尺度。

一本书有一个故事,一个故事叙述一段人生,一段人生折射一个世界。许多真正的伟大就蕴含在平凡之中,所以平凡需要用心和理解。

家军关照的主要对象,都是卑微的乡土人物。这源于他的乡土情结。因为乡土,除了积存,就是人物。无论这些人卑微或者高大、善良或者邪恶,他们都是乡土的组成部分,构成乡土的命运。

家军出生其间,不管愿不愿意,他们都是他中最重要的人物,想撇也撇不清。而且他十分清醒地认识到这种关系,带着浓浓的乡恋,把他们请到小说中,与他们共哀乐。

因而小说中,他不仅写了自命清高的“文艺”马文谦,备受压抑的小学校长刘麻鹄,村妇徐六娘、胡玉遥,村花榴榴,忍受屈辱的春合肥癫痫频繁发作如何治疗林等这些他寄以深情的人物,也写了手眼通天的县革委会主任吴发昄、令人生厌的地痞无赖仇五、徐六、暴发户甄耀明这些作者并不赞同甚至反感的人物。

这些人物都使家军牵心挂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悲其毁损。故事服从命运,并塑造人物、烘托命运。

家军善于将人物性格、人物命运安置在平实而动人的故事中,不动声色地从容道来,夹杂着本地丰富的方言和幽默调皮,捎带着对流行弊端的不肖与讽刺,就把人物的个性特征、形成原由、命运的起伏转折,交待得一清二楚、生动形象了。平实,并不是平淡,而是更需谋划的技巧。

就如兵家,不用霹雳手段,就能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是一种本事。

这种本事肯定是从不断地探索中得来的。

乡土小说,一个重要的向度即是对人性的刻画。

观乎文,发乎情,止乎礼。

人性是历来小说文本的一个重要命题。

人性的真实扎根于土壤。

在家军的《白马河》里,那些微观的词句里所透射出的人性光芒,瞬间便能感染我。从游离到心碎,从表层的苦痛直达共鸣。这些冰冷、甚或趣味昭示我,贫穷绝不是乡村,更不等同愚昧。乡土小说的境界,让我说,恰是那些以乡村为容器贫穷为载体来阐释人性阐释智慧的书写。

小说中,白凤花的命运是一个悲剧,春榴榴的命运是一个悲剧,张寡妇、金桂兰、甄淦钏、瘸狐狸、徐老蔫的命运更是一个悲剧。马文谦、宋碧莲、周福海的毁损,同样是悲剧。不同的是前面这些人令人同情,后面三个人则属于咎由自取(虽然也有社会原因,但主要在自己的底线失守)。瘸狐狸、张寡妇的悲剧主要是社会原因,并得到不同程度的解决。白凤花、金桂兰、春榴榴的悲剧既有外在原因,更有自身原因,一言难尽。

家军是一个人生命运的解读者、思考者,通过悲剧性人物命运的揭示,引发读者内心的震颤。悲剧是中西方文学史上的一个重要审美范畴,其意义在于将美的毁灭展示给人们看,唤起人们的爱心、正义、思索和反省。

由此奠定小说的精神厚度,体现作者的关怀。

海明威写《老人与海》被问及象征主义时曾作出如下解释:我尝试写真正的老人,真正的海洋,真正的,一条真正的鱼和许多真正的鲨鱼。然而,我能够写得足够逼真的话,他们也能代表许多其他事物。

一幕简单的布景,常常因了作者苦心经营多角度衍生,而有了立体感,变得纷呈眩目起来。那么,基于这种认识,家军是如何在《白马河》中书写他心中真实的乡土呢。而读者,是否也从文字里读出了炊烟,读出了打屋檐,读出了鸡鸣狗盗,读出了青梅竹马,读出了远山细竹阡陌和泥泞?

换言之,家军是否书写出了我们——普通大众心中那片真实却粗恁的乡土。这一点,无疑是大家比较关注的。

引发癫痫病的病因究竟有哪些

对于家军来说,乡村生活是他不竭的生活源泉,这里有流淌不尽的生活素材。山东农村既能养活在“高密县的红高粱地带”闹出一番惊天动地大世事的作家莫言,那冀中大平原照样也是能养活家军这样专门书写乡土“小人物”的作家来的。

作家的就是要“掘好一口井”,写好自己最熟悉的生活。

因为只有吃透了事物的特点,才会把它把握到位。

读家军,读家军的小说《白马河》,对我而言,坦率说,是一次的心灵之旅。他小说里那些浓郁的忽明忽暗的文字,是的轻舞。在对话白描上,文字显出了洞悉一切直面心核的力量。而上,则质朴乖巧如邻家孩子。

很多人读葛水平的小说,都能感受到她的灵气,那种气场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小说语言写来自然天成,没有雕琢痕迹而境界全出。

这样吧,我愿意和大家分享我的阅读:被嫂子们挑逗得性起的高老四就去抓嫂子们胡闹一番。但嫂子们毕竟人多势众,吃亏的常常是高老四。她们呼啦一块上,揽腰的揽腰,抱腿的抱腿,把高老四按倒在地。有正奶孩子的嫂子们就撩开衣襟,露出圆滚滚的白奶子,硬往高老四的嘴里挤奶水。最后还要抽掉他的裤腰带,捆他个“四马倒攒蹄”,直到他求嫂嫂告奶奶为止。待高老四自个从“扣儿”中解脱出来时,一群嫂子早已像群鸽子,咯咯笑着,四散而去了。

高老四虽然吃了亏,可他喜欢跟这帮没遮拦的嫂子们胡闹,在嫂子们灌他奶水的时候,他总能趁机摸一把她们的奶子,或抓一把她们的裤裆,有时候他也能趁机解开她们中一个的裤带,拉下她的裤子,露出她的花裤头,这时候,他就会顺手捞一把她的白皙的大腿。

家军的书写中也写了幽默,幽默是隐的,掖在文字里。

东西方的幽默大师向我们传道时,不止一次纠正我们对幽默即乐观即玩笑的肤浅认识,并强调,真正的幽默是掩在泪花里的。家军把人的生与死、苦难和欢乐,放在天与地的大背景中,生灵与自然同呼吸共命运,空灵境界顿出

家军是一个故事高手。为了与平实的乡土生活内涵相适应,他选用了平实而不事夸张的叙述方式,老老实实把要讲的故事讲出来,并与人物命运共哀乐。

首先,他善于构置各式各样的故事。因为他熟悉乡土生活,一干人物与各式各样的故事就在他头脑中。他能将复杂的跨越很长的故事讲得生动曲折、回环起伏、情爱悠长。

忙了一天的人们有的都赶猪上圈关门闭户准备睡觉了。突然一阵急促震耳的钟声在白马河村上空轰然炸响,把正欲睡觉的人们从炕上惊起。有的人把脑袋探出窗外疑惑的自言自语,发生啥事了,这钟敲的咋这么瘆人呢!脚步快的人已经穿衣跑到大门外一溜小跑向街上奔去,一边跑一边埋怨,刚躺下还没等迷糊过去就给敲醒了,天塌了咋的!可没用多久,高老四的婆家来了一帮子人闹事的消息也随着急促的钟声,鸽子一样扑愣愣地满福建癫痫医院哪家权威处飞。吹牛屄,好汉打不出村,欺负咱村没人了。抄家伙,去瞅瞅。于是,村人们提着铁锨,扛着锄头,握着棍棒,呼啦一下围到了磨房跟前,铁桶一样把这帮人围在了当间。

我想,够了。

类似笔墨,如唐•司空图《诗品•自然》所言,“俯拾即是”。

好的小说必然要接地气。何谓地气?地气就是生活,宽广深厚的生活。

在家军的白马河里,河流、风儿、、树叶子、狗,都是有灵魂的。

人与万物在天地间活,天地在俯视着芸芸众生,小说的灵气就从天地自然之中升腾起来。记得我说过,乡土题材的一个特点就是写人性。人性的起伏和命运的起伏,节拍是相似的。按图索骥,总能觅出些蛛丝马迹来。

家军的白马河既有现实的苦难和残酷,同时又充满了诗意的光芒。他似乎刻意在时间、空间上保持着与现实生活潮流前线的距离。

衣着如是,小说也如是。

家军试图通过对乡土世界、古朴人性的怀想,找到一条穿越古今的大道。

此路通否?这是一个问题,可能也是家军小说探索的方向。

另外,家军在叙述语言上,提炼使用了大量的本地生活语言。以平实为基调,融入原汁原味的方言、谚语、歇后语、民间歌词,与必要的书面语、流行语相配合,形成自己朴实、简洁、流畅、生动的语言风格。没有照搬照套,没有堆砌,没有顾此失彼。与人物的心理状态、性格特征、人生阅历准确契合,足以叙事、状物,传递人物心理与情感状态的需要。原汁原味的方言、谚语、歇后语、民间歌词融入文本,更好地烘托与展示出这方水土的文化底蕴和人物性格发展、命运起伏的文化依据。

末流小说中没有土地,比较好的小说,是把土地写进了书里,真正的优秀小说,是把书写进土地里。

家军说,《白马河》以广袤的冀中大平原为场景,描述了改革开放前后的山乡巨变和命运浮沉。以丰富智慧的想像凝练干净的语言元素,栩栩如生地再现了以白马河两岸四十八村为中心的乡村生活场景,将敏锐的触须伸向、、欲望、虚幻与现实、苦涩与、短暂与等真正的生活内核中。

最终,所有的爱恨情仇都消解在缓慢而安静的光阴里……

是这样吗?

是的。小说的冷静敏感也是因了人的思考在先,思考是直接诱发小说冲突的触须。所以,我在阅读中关注较多的还是人。人与人的对话,摩擦,爱恨等。

从这个角度,我以为窥探到了家军醉心乡土小说创作的真实驻点。

家军的书写,总是站在历史和人性的高度上,来完成对他的读者的泄密过程。从这种意义上,我愿意说,家军写出了他心中的乡土,以及乡村生活某种程度的真实。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