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

山芋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芙蓉国文学网
 

山芋

文/清风

我们那儿地瓜不叫地瓜叫“山芋”。山芋在两季可以种植,栽种的叫春山芋,插植的叫夏山芋。若想在春天大面积种植必须年后就系芽子。系芽子要用火炕,将山芋栽在沙土里洒上水,蒙上塑料薄膜,下面用火烧。火炕的通风道和烟筒相连,使整个炕都能均匀受热。所以山芋芽子长得好不好全在于烧炕的,火烧得不能太旺,那样容易伤萌出的芽,栽种的时候芽子不壮不易存活,必须文火烧,所以这需要有经验的老农才行。

二狗的爷爷是个劳农经,烧山芋炕也很在行。我们上学的路上经过牲口棚时,就拐弯到了二狗爷爷烧山芋炕的地方。二狗爷爷有个习惯,饭后跑茅房,趁他跑茅房的功夫,我们会毛猴子似得跳进山芋炕里扒出几个山芋来煨在火堆里烧,为了防止他从茅房出来得太快,就派一个人悄悄把他搭在茅房墙上的扎腰带藏一边,他拉完屎提搂着裤子看不到腰带会急得转圈子找:明明搭在上面了咋就不见了?年纪大了,他感觉可能是记性不好。等他好不容易找着扎好裤腰再回到烧炕的地方时,我们嘴啃着半生不熟的地瓜早逃之夭夭了。但这方法用过几次就不灵验了,他就知道我们要去上学,抽着旱烟早早蹲在牲口棚门口,防备我们再溜进来,再说那山芋已经发芽了我们也不稀罕了。

家家户户分得山芋芽子都要栽种到地里去。而夏山芋就没那么麻烦了,直接掐了春地瓜的秧子就可以栽植活。栽山芋的活儿我们小也帮得上忙儿,拿着棵棵的山芋秧子散放进大人刨好的坑里去,用舀子头浇上水,那水洇进土里扎眼功夫就不见了,我们再用脚丫子往那坑里驱土,大人们用双手再围着山芋秧子下面小心翼翼地培一个土包,这样可防止水分的蒸发。山芋的力很强,别看栽进去的只留了三二个叶片在上面迎风招展,经太阳照射后还焉巴巴的,正担心是否能活?可一个晚的功夫叶蔓就又姿灵起来,这样“死活”几回,很快就生长起来了,绿莹莹的盖满了地皮。明灿的阳光下,我和小们会挎了小江西哪里看癫痫病篮子到地里拔草,曲曲芽,节节高,抓地秧,多得很,还要小心脚下是否踩了山芋秧子。

山芋是块生植物,不像小麦、玉米那样多喜水,长旺了秧子会不结山芋,所以中间要进行一次翻山芋秧子。再说那秧子相互交缠地攀爬生长,风里密密厮磨着不知说了多少的情绵话语,得用小棍或镰刀硬生生将缠绵的藤蔓挑散开,东爬西扯、西爬东翻、故意打乱它的生长顺序,免得它乱扎根,分散主藤蔓上的养分。小孩子一边跟着大人的屁股后拔草,可是,都对那长势刚拱窝的山芋甚是好奇,小声得嘀咕:是怎样努力地长着呵?它那一嘟噜一嘟噜地拥抱在一起都有多大个头了?只想尝尝鲜。而说归说,还得强忍着馋嘴等到收获的时候再吃。( 网:www.sanwen.net )

不过我们也有我们大的乐趣,会将紫红或碧青的叶梗劈下来、折成一节一节又丝儿相连不全断的样子,挂在耳朵上当耳坠儿,下面是青绿的大叶片,风一吹,与脸厮磨着痒酥酥的,想想多美;还可以连接得更长一些,挂在脖子上当项链,圈在脚脖子上当脚链。我们把玩这天然的耳坠、项链、脚链真是痴迷,温暖的风里都是我们甜润的笑声。在劳动过后,们要比我们实际得多,会掐一些鲜嫩的秧梗拿回家洗吧洗吧切了当菜炒了吃;摘一些碧绿的叶子合了面拌了蒸吃;翻掉的老秧子也不放过,捎回家剁了掺进喂猪的石槽里,猪会头不抬地“嗒嗒”得囫囵往肚里吞,像吃着白馒头和肉一样香甜,直吃得脖粗腰圆、挪不动步了还哼哼唧唧地瞅着你要。

翻挑后的山芋地真是遭遇了一次劫难,原本厚实的碧绿变成一地的狼藉,说也奇了,只一两天的功夫再去看看吧,又都叶片朝上迎着太阳的照射,乏起青绿的光泽了。随着季节的一天天递进,它们无声息地生长着,靠着秧子吸收来的养分和泥土芬芳的温润,一棵棵的底部像身怀六甲的孕妇开始坦露出癫痫病治疗药物有哪些了胸怀,地皮撑裂出一道道口子,看啊!山芋的生长正向那丰育成熟的季节迈进。

这时节,大人们都忙于农活,无闲暇功夫管我们,乡野就成了我们的乐园,而最先品尝到瓜果香甜美味的也自然是我们。我们在玩耍、割草之余偷掰人家的棒子,拔豆子,扒山芋、花生,做烧烤大餐。豆子、花生一经烧烤嚼在嘴里真香;棒子则是诱人的金黄,看着就眼馋;焖熟的山芋甘面、还噎人。吃山芋时小伙伴们都来不及揭掉焦糊的皮,就一口口吞咽下了。这样大吃特吃过后,小脸会抹得鬼画似得还相互嘻闹不止。临走也不忘到浇地的水沟旁洗把脸,拉着钩约好了谁都不许说出去。一夜相安无事,第二天一早,就有村民找上门来问:是否从野地里拔过他们的豆,扒过他们的山芋,掰了他们的棒子了?都被母亲拿着笤帚疙瘩追问得满院子跑,可就是不承认。

待到霜降过后,眼瞅着地里的庄稼收获得差不多了,才不慌不忙地去刨山芋。山芋不像玉米、大豆、那样熟了就得急收割,泥土里蕴藏着,它可以长得更快些。在刨山芋之前,要先割山芋秧子。经几场霜打的山芋秧子焉巴巴的,已半死不活,它原是把绿色都给了土地了,人们才收获着一茬一茬的希望,所以让自己才这么悲壮。

割掉后的山芋秧子都拉回家里去,搭在院墙上,枣树上、平房顶上晾晒,入后这又是上好的牲口的美食。割掉秧子后的山芋地茬变得清爽,棵棵凸着“肚脐”像待生产的孕妇袒露着胸怀要临盆了,远远望,那是丰腴的,饱满的的光颜。这时节,一早一晚的已很凉爽,可中午的太阳还是有些燥热。干活的男女扒了外罩在土地上忙碌,他们轮开架式一䦆头一䦆头有节奏地刨着山芋,口里发出“嗨嗨”得呐喊,的胸怀里藏着的两只“小兔子”也跟着不安分地颤动,这诱惑着男人那火辣辣的目光,分不清是痴迷,还是狡黠。他们再用䦆头齿钩起一嘟噜一嘟噜地掂一下泥土,仿佛那揽进怀里的不是那紫皮色的大山芋,而是他们的儿女,爱恋恋地满心欢喜。孩子们也没闲着,他们会承德哪里治疗癫痫病跟在背后不停地把山芋拾成堆,就听父母喊;看清了,别丢了。真是的,到口的美食,丢了多可惜啊!

由于种植的山芋多,家家会当场在地里礤一些山芋片子晾晒。礤山芋片子可是技术活儿,一手按着礤床子,一手拿山芋在上面飞快地礤,直到手里的山芋越来越小,速度才慢下来。慢下来的功夫是留有手感,让最后一片子从手下轻轻滑落。我们小孩子已被指使得团团转,用篮子挎着礤好的山芋片子一把一把往地里撒,这使我们很容易想起往水面上打水漂的样子,也不怎么觉累了。趁着老天爷赏脸,刚刨完山芋的土地松软吸热快,所以被撒得得满地里白花花、湿漉漉的山芋片子,经几个好晴天就变成了山芋干子。山芋干子除了留一些吃外,大部分都卖了,换成花花绿绿的票子。那些来不及收、经雨淋或发霉的后来都喂了牲口,好歹这样的并不多,家家过日子都会算计,滴水不漏。

母亲还会将一些新鲜山芋洗净了打成浆来。成了白糊状的浆,用白稀笼布滤过,漏下来的奶白色山芋汁,慢慢形成了固体,就是天然的山芋淀粉,母亲会切成块放在屋檐下的天窗子上暴晒。待到三伏天里,她会变戏法一样给我们变出那透心凉、又软又滑又好吃的凉粉来。浇上香油、麻子、配上蒜泥、青皮黄瓜丝的凉粉,花花绿绿的,真是吃不够啊!

不过,山芋还要留下一部分来吃的,这需要挖个地窖来储藏。我们家的地窖是一直朝下挖的井,别看上面窖口很小,里面别有一番天地,好像一个小储物间了。有时候也不光储藏山芋,还将白萝卜、胡萝卜、白菜都储藏进去,这样冬天就有吃的了。而弟妹小,下地窖拿储物这活儿非我莫属。往往要做饭了,母亲会把贪玩的我喊回家,我揭开窖盖,踩着事先在地窖两壁上挖好的小坑蹭蹭就下去了,把那萝卜、白菜、山芋拾满小筐,由窖上面的母亲用绳索拔上去,她还可着嗓门问我:山芋、萝卜、剩了多少了?白菜有烂得没有?我在里面磨磨蹭蹭的,看看这里,摸摸那里,一边回答着她的问话,玩够了,才又蹬着西安癫痫三甲医院小坑爬上来。地窖里潮湿湿的,我的身上都粘满了草叶和湿泥土,这让我很容易就想起了看过的电影《地道战》里的情景,显得特别有趣。

一经储藏的山芋发了“汗”了,就特别稀溜地甜,母亲会或蒸或煮或切剁了熬玉米糊粥,就着那酸酱豆、白菜、萝卜,日子过得还算滋润。不过听母亲讲,我小时候黑山芋干的“面鱼子”倒是没少喝,说来说去,我还是吃山芋长大的呵!

等地里的农作物都收起了了,闲下来的人们才又都回过神来,拿了铁锨、䦆头,挎了篮子到地里去翻找山芋。翻找那些“漏网之鱼”,真像在翻找一些珍珠宝贝,拾进篮里就是自己的。明灿的光日下,那边有老农在作早耕翻土地,吆喝牲口的声音:嘚儿喔、驾!空气中传来。小孩子在松软的泥土里奔跑、玩耍、栽筋斗,突然一只肥硕的灰野兔从地垄里“嗖”窜出来,大人小孩呼叫,一溜烟的功夫,哪还有兔子的影?

继续“寻宝”罢。也别说,有时候还真寻得到一窝山芋,这像中了个大彩头,心会怦怦得跳动,不敢声张,怕被人抢去了或看了嫉妒,埋怨着这家人真粗心,真是挖进篮里得便宜了还不意思。但翻到小小的山芋头、断根也不肯放过,可以喂猪,庄户人过日子就是这样的。

翻过了山芋,整个大地便到了安息之日,可大人们在家里仍不时闲忙这忙那的。小孩子们也更不消停,我们会抽了搭在墙头上的山芋秧子、沾湿了水在院子里跳绳,有时还拿到学校去跳;还会在火炉上烤熟山芋片、烧粉条吃,滋滋啦啦得响,弄得满屋子都是焦糊的香味和煤灰的飘散。日子静止了一般,不知不觉中就这样在时光里浓浓得熬着……。

现在,山芋不再是人们中的主食,多少还成了稀罕之物,但没有吃过多山芋的那些日子,哪会有今天的幸福生活,所以我们要倍感珍惜每一个日子,要过好每一个日子,健康,,拥有的更多的希望,才能汇聚成我们全社会的希望。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